北京迈出“最先一公里”


■几天前,《首都教育现代化2035》正式向公众发布了2035系列,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和高度关注。 在文件起草过程中,修改了几个草案,充分体现了“行政领导、科研支持、专家咨询、社会参与”的工作理念

行政主导,即北京市教育委员会作为主导部门,一直主导文件的起草过程 起草小组的工作包括:第一,坚持问题导向,梳理推进首都教育改革与发展的18个重要问题 市教育主管领导、市教育委员会和市教育委员会分别领导调研形成调研报告或调研报告,为文件编制提供重要材料。 第二,坚持长期集中研究。 专注于头脑风暴、研究和逐章修订,逐段逐句修订 第三,密切关注国家计划的编制。 文件起草小组与教育部相关部门保持密切联系,了解《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等文件的发展进度,积极整理标准和表格。

科研支持,即北京教育科学研究所等科研部门为起草文件提供科学依据。 教育发展战略和计划的制定不是基于空想象,而是基于科学论证。 例如,首都教育改革和发展的基本经验、规律和趋势是什么?从国际国内比较来看,首都教育现代化发展的进步程度和目标是什么?与国际大都市相比,北京教育发展的成就和差距是什么?这些问题需要利用科研力量,开展专项研究,形成研究报告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所在文献过程中提供了重要的智力支持。

专家咨询,即文件的起草过程总是伴随着专家意见和建议的咨询。 “行政主导”和“科学研究支持”仍然很难避免“个人意见”或思维模式。 充分发挥专家在同行评审、修订、咨询和论证中的作用,有助于提高规划编制质量。 文件起草前,起草小组通过信函征求了教育部、北京市人大、政协、各民主党派、有关部门、各区、大中小学校、教育系统高级领导和各领域专家的意见和建议,收到近100份严肃答复。 起草小组还以小组形式采访了30多名国内外高级专家,形成采访报告汇编。

社会参与,即“门户开放规划”,动员社会各界关心、关注和参与文件编制。 首都的教育备受关注,影响到成千上万家庭的切身利益。 利用《纲要》的建立,引导群众合理、理性地表达自己的教育需求,形成科学的教育观,有助于教育行政部门真正了解群众的教育需求,将群众的教育需求转化为规划文件,落实到教育政策中。这也有助于形成一种工作模式,在这种模式中,父母和社会各阶层融入教育,参与教育和支持教育,并提高方案编制的质量。

北京已经完成文献工作,走上了教育改革和发展的“第一公里”。 其次,北京将贯彻文件精神,充分展示规划方案的黄金内容,让公众对教育有更好的感受。 (作者是曹浩文,北京教育科学研究所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编辑:实习生(唐佳)熊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