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炳亮当代黄花梨家具亮相嘉德秋拍


《中国卫报》2018年秋季拍卖会将于11月20日开始拍摄。这将是《卫报》拍卖25周年纪念日。几十场特别活动将突出亮点和精心制作的作品。 其中,嘉德在“峻青梁明清代古典家具精品店”的专场演出中收藏的吴梁冰的黄花梨家具作品,因其“艺术与艺术并重、风格深厚、材料精美、规格华丽”的特点,吸引了业界的关注

嘉德作为中国古典家具收藏文化的起点和主要推动者,在拍卖25周年之际,将拍卖的收藏视野从古典明清家具拓展到现代黄骅梨精致工艺,这不仅将当代传统家具名作的帷幕从消费市场拉开到艺术收藏领域,也改变了基于材料成本确定市场价值的误区。 此举将运用艺术拍卖市场的标准,回归艺术价值计量体系,探索和见证当代艺术拍卖市场大师杰作的魅力,标志着当代黄骅梨木家具作品艺术收藏时代的到来。

明式 黄花梨素身圆角柜

当代古董家具进入拍卖市场,反映了收藏的新趋势。

回顾明清家具拍卖和收藏文化在中国的兴起,中国嘉德早在1994年就首次推出黄骅梨明家具系列,对弘扬明家具收藏文化发挥了重要作用。

中国嘉德国际古典家具工艺品拍卖部总经理乔浩表示,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中国明清古典家具的收藏人口也在日益增加,而世界上明清古典家具的数量却很有限。如今的收藏家越来越难收藏一系列经典藏品,尽管它们不受资金的限制。 在收藏质量被认为高或低的当代,即使只收藏了一件顶级明古董家具,也可以称之为家具收藏家。 这不仅是当代收藏文化繁荣导致收藏稀缺的结果,也是新收藏家面临的共同困境。 此时,在收藏蓬勃发展的时代背景下,新古典家具的收藏趋势逐渐升温。因此,回顾历史,面向当代,发掘和选择当代着名古典家具精品也成为工作室日益明显的事实。 作为当代明式黄骅梨家具的领军人物,吴梁冰先生的品牌知名度和个人影响力覆盖南北,在业内享有盛誉。不争的事实是,他的作品的价格早已被列入艺术收藏级别。 在拍卖25周年之际,嘉德向吴梁冰先生征集作品进行宣传和推荐,旨在推动中国传统家具跨越新旧家具的范畴,回归艺术价值评估体系,见证新古典家具收藏时代的到来。

黄骅梨木家具亮相嘉德精工重型设备开启艺术收藏新时代

与明清时期有限的家具资源不同,新古典家具陷入了物质资源日益枯竭、技艺高超的女性难以不用米饭做饭的困境。 无论是传说中的黄花梨原料的价格在过去十年间上涨了数百倍,还是黄花梨原料目前的价格,黄花梨凭借其自身的材料价值稳稳地处于珍贵木材的最高地位。即使在今天低迷的行业氛围下,黄骅梨材料的价格仍然逆势上涨,已经成为红木家具材料中的一根神圣的针。

基于黄花梨的价值翻了一番并持续上升的事实,新仿黄花梨家具的价格和收藏投资收益远远超过明清时期的古董家具,成为媒体频繁报道和关注的热点话题,也使得新仿黄花梨家具的收藏在繁荣的收藏时代成为一片璀璨的风景。 然而,黄花梨自然和野生森林资源的完全枯竭进一步推动了黄花梨的涨潮。如今,在全国数万家红木家具厂中,只有少数企业能够连续批量生产黄骅梨家具。 因此,黄骅梨的精品迅速从消费市场消失,着名艺术家的作品也成为业内资深玩家和收藏家孜孜以求的目标。黄骅梨家具也越来越远离大众的生活视野,远离高品质、低价格和实用生活的功能,走向收藏珍品的范畴。 吴梁冰凭借其家具体系的完整性、庞大的库存、家具整体质量的突出、造型与风格的平衡程度、继续大量购买黄花梨材料的热情以及对黄花梨家具与文化的大力推广,成为当代黄花梨明式家具的领导者。

嘉德此次收藏的所有家具都是吴梁冰拥有大量黄花梨素材资源,潜心于秉承传统古法,日夜研究传统经典造型,不惜一切代价模仿明代古董家具魅力的时期的代表作品。 例如,此次拍摄的“明式素面小圆角橱柜”采用了高度仿旧的经典造型和深度,家具内部按照古老的方法采用传统的批麻挂灰工艺,甚至榫卯节点都经过了风化处理。 当你看到光亮的部分,你会看到切割的奢华。无论是门板还是侧板,您都将选择独特的纹理华丽的木材进行切割。质地将是美丽和谐的,它将具有“一木一器”的魅力 由此可见,吴梁冰在其物质资源全盛时期继承了传统家具的最高标准。他不吝惜自己的奢华材料和工艺,体现了明式高品质仿家具的成就和标准。

扩展阅读:“明清古典家具精品”拍卖以传承与发展并重的方式,纪念中国嘉德明式 黄花梨素身圆角柜年25周年。吴梁冰从事传统家具的设计和生产已有近40年。他已经收集了1000多件明式家具。这些作品既是对古代作品的高度模仿,也是改良和创新的杰作。这些作品展示了明清时期各种家具风格的造型风格、榫卯结构和工艺方法,体现了传统家具继承和发展并重的精神,为中国传统家具树立了完整的风格传奇

虽然吴梁冰位于岭南,被誉为“岭南鲁班”,但他的家具创作从来不受地域的限制,而是吸取了家具发展的悠久历史和明清三大传统流派的丰富营养。 他充分发挥了广泛写作、面向时代、包罗万象的特点。他进行了广泛的搜索和深入的研究。他能够把群众的优势结合起来。 例如,这次拍摄的“清式黄骅梨罗汉床”不仅比传统的罗汉床大得多,而且使用了直接秉承“宽式”家具风格的材料。周围的面板都用一块木板切割,然后雕刻。此外,高品质的仿制品使旧皮革覆盖的纸浆温暖、潮湿和华丽,展现中国内外。 这件家具将大范围家具的奢华和大气与明式家具的优雅魅力相结合,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工作风格。

传统家具文化的推广无非是继承和发展。 然而,吴梁冰在继承方面付出了更多的努力。他高度模仿的黄骅梨家具不仅是藏人眼中的抢手货,也是一件根据自己的经验难以重复的舞台作品。 为了模仿明式家具的旧味道,吴梁冰经常把成品和半成品放在工厂的屋顶上,暴露在阳光下和风中,浇水湿透,持续时间少至三到五年,十年以上。他利用时间和风雨来平息愤怒,然后调整和整理它们来恢复旧家具的悠闲和魅力。 这种工作在工艺、皮革和纸浆方面都非常接近旧家具的状态。 今天,对吴梁冰来说,他的青春已经结束,时间和材料已经成为他无法逆转的奢侈品。这种高质量的仿家具注定只是那个特定时期的作品。因此,鼎盛时期的高品质仿制品吴梁冰也很受重视。

控制台桌类也是吴梁冰的着名杀手 这次拍摄的“明式黄骅梨刀齿裙霸王画桌”规格巨大,是按照“一木一器”的标准制作的 一般来说,普通板芯的厚度约为1.2厘米,而这种台面板芯的厚度高达1.5厘米,所以很难选择这样规格的大板,而且材料豪华严谨。 整张桌子造型经典,结构简洁明了,味道优雅,风格独特。明式家具不属于薄、薄、硬的风格。它不同于普通人和传统,也不同于苏式家具。它体现了从海洋到河流接受一切的包容性。然而,它的结构是方形和优雅的,符合中国传统家具的主要脉络,是明式家具中圆腿霸王风格的代表。 这张画桌和它前面的罗汉床,一张明代的,一张清代的,一张桌案和一张床上的,在吴梁冰众多的家具作品中很有代表性。

2017年,吴梁冰荣获“中国工业和美容行业第一位艺术大师”称号,成为中国传统家具领域第一个获得这一荣誉的人。 目前,古董家具行业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完整的金字塔形状。与此同时,该行业正面临转型。它需要从粗加工批发转向精细加工。它需要当代名着来回顾历史,发扬伟大乡村工匠的精神,从战略的角度来指导行业的方向。 在这种背景下,红木家具行业迫切需要领军人物和领军作品,吴梁冰成为第一代表。

美术收藏水平、典型性和不可复制性突出价值

通过大量早期的采购和维修经验,吴梁冰能够全方位地看待明清家具造型艺术,他在造型方面的眼光是独一无二的。 黄花梨着名作家、家具收藏家海燕在评价吴梁冰对家具艺术的追求和艺术成就时说道:“中国明清时期的硬木家具.是一种艺术形式,将精英文化和审美情趣与精湛的工艺和珍贵的材料结合在一起。它自豪地站在世界艺术中。 然而,由于中国传统艺术评价体系倾向于重视文人艺术,轻视技艺精湛的工匠技能,许多着名的工匠和大师在历史上鲜为人知。 在当代,黄骅梨资源已经完全枯竭。黄骅梨家具产品正日益走向艺术收藏时代。然而,很少有专家能够在这个行业进行深入的研究和实践。 吴梁冰长期从事家具艺术,结合不同地域、风格和流派的优势,最终确立了自己的简约和宏伟风格。他在这个艺术行业的成就也是显而易见的,并得到了许多古典家具专家的肯定。他是当代古董家具行业的代表。"

引发了新一轮的射击领域,挖掘和恢复深度价值

谈及家具作品价值的评判,伍炳亮表示,“对于家具作品价值的判断,既要以型、艺、材、韵为标准,也要超越新旧之别。不是所有的明式黄花梨老家具都具有收藏价值,也不是所有的新仿黄花梨都能卖出材料成本价格。如果不深入了解明清家具经典、领悟明式家具艺术美感、提升自己审美眼光,无论是新家具收藏还是老家具收藏,都注定会走入误区。黄花梨在材料价格高涨的今天,已经成为了一块试金石。敢不敢买黄花梨材料来制作家具、制作完成后又能不能打动收藏者,并最终做到超越材料成本价格,体现品牌、文化、艺术的附加值,这既是检验一位设计师和家具企业老板有没信心的方式,也是真正领悟将木材自然生命转为艺术生命的宗旨。”

对于这次他的海外回流作品入拍嘉德,伍炳亮认为,拍场是兑现艺术附加值最理想的场所,要验证新仿家具是否是艺术品,能否进入收藏级别,拍卖市场无疑是最好的试金石和价值认定的最好平台。中国嘉德是国内首家以经营中国文物艺术品为主的综合性拍卖公司,已成功举办1200余专场拍卖,被誉为“最受青睐拍卖行”。这次当代新制古典家具以艺术品级别进入拍场,将古典家具自身所赋予的精神、历史、文化、艺术的美丽和灵魂以合理的方式最大程度地展现出来,同时向人们显示出当代新制仿古家具巨大的市场发展空间及市场占有率,可以让买家真正看到当代新家具背后的收藏价值。

?作为嘉德古典家具板块的负责人,乔皓表示,嘉德在古典家具专场设计中,既保证了传统项目的设立,又为藏家探索和考虑未来收藏的方向。仿古家具行业的大众特征与明清老家具的小众性质,对应的是一个收藏盛世时代,收藏本身的视野以及受众人群需要扩大,使得拍场纳入当代名人名作势在必行。同时,当代中国新制仿古家具中大师级作品进入拍场,说明新家具已经受到了收藏界金字塔尖层级的关注和重视,新制仿古家具也借此正式进入艺术收藏级别,并将进一步引导中国传统家具的深度价值挖掘和价值还原。

(原标题:伍炳亮当代黄花梨家具精品亮相嘉德秋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