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质量对外开放推出新举措


国土面积为2万多分之一,已达到对外贸易总额的六分之一,平均进出口价值超过100亿元/平方公里.在中国对外开放过程中,发展保税加工贸易是重要形式之一。 为了适应企业发展的需要,国家研究并实施了建立海关特殊监管区的相关政策。 自1990年以来,中国引入了六种形式的海关特殊监管区 到目前为止,共有140个海关特殊监管区,包括96个综合保税区。 2018年1月至11月,全国海关特殊监管区域进出口总额达到4.7万亿元,同比增长12.3%。现在综合保税区是海关特殊监管区的最高形式。

海关监管特区在中国对外开放中发挥着特殊而重要的作用 为发展更高水平的开放型经济,培育新的贸易方式,海关总署会同国家税务总局、商务部等14个部委起草的《关于促进综合保税区高水平开放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若干意见》)已于近日经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并将于近日正式发布实施。

1月10日,国家新办定期召开国务院政策简报会。海关总署副署长李国立和国家税务总局货物和服务税务司司长王道书解释了相关政策。

21项使命计划,重点建设五大中心

据统计,中国海关监管特区实际利用外资超过1000亿美元,吸引了三星、富士康、戴尔、惠普、空客户和波音等世界知名制造企业,以及大量现代物流和服务企业,创造了200多万个直接就业岗位。

李果表示,《若干意见》提出了21项具体任务和措施,培育综合保税区在产业支撑和经营环境方面的综合竞争优势,推动综合保税区发展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和竞争力的“五大中心”,如加工制造中心、研发设计中心、物流配送中心、测试维修中心和销售服务中心。

一是协调两个市场,建立加工制造中心 允许拟进入保税区的企业进口自用机械设备,应当自国务院批准设立综合保税区之日起,提前执行有关免税政策。允许本地区企业承接国内委托加工业务;手机、汽车零部件等产品国内销售免于自动进口许可;简化海关业务审批程序,实施企业独立备案等便捷措施。

二是促进创新,创建研发设计中心。 研发商品和物品的进口不需要提交许可证,研发耗材应当如实核销;鼓励创新中心等研发机构进入该地区发展;对符合标准的R&D及加工企业直接给予最高信用评级;简化医疗器械入境的注册或备案程序。

第三,推进贸易便利化,建设物流配送中心。 对进入境内不涉及出口退税等的货物、物品实施便捷的出入境管理。创新监管模式,简化业务流程;整车进口口岸综合保税区允许对进口汽车进行保税仓储和展示。优化文物和艺术品境外入境管理,促进文物回归。

第四,延伸产业链,建立测试和维护中心 支持本地区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的全球维修业务和再制造业务的发展;创新监管模式,方便检查合格的人用疫苗

第五,培育新势头、新优势,建设销售服务中心 促进租赁业务发展,对涉及跨境地区的飞机等大型设备实施异地海关委托监管;支持综合保税区逐步全面实施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政策;允许进口本地区专业设备开展服务外包业务;支持发展铁矿石、天然橡胶等商品期货保税交割业务

实施“放开管理服务”改革,引入符合企业需求的切实措施

通过不断的业务创新,天津东江保税港区的飞机保税融资租赁业务已成为仅次于爱尔兰的全球第二大飞机租赁聚集地。综合保税区具有创新孵化器的功能,引领新模式的探索。 目前,跨境电子商务网上购物保税进口、期货保税交割、保税金融租赁、文化艺术品保税展示等新兴贸易形式在特殊区域发展迅速,区域内企业创新发展的内生动力不断增强。

以特区为平台承接跨国产业转移,吸引外资龙头企业进入特区,直接带动大量配套企业集聚,开辟本地进出口国际渠道,推动外向型经济建设,已成为当前中西部地区对外开放和发展的成功范例。

根据李果的介绍,结合《若干意见》,相关部门提出了进一步实施“管理服务”的一些新措施和亮点,并将推出一些新的切实可行的、符合企业需求的硬措施。

”在通关方面,企业更加关注综合保税区的监管问题和如何走出保税区的问题,以及综合保税区之间货物流通便捷的问题。 李果说,通过改善信息系统管理,简化区内外海关检查程序,将最大限度地开放区内和企业之间的物流渠道,为企业提供便利。

为满足企业的迫切需求,创新政策设计和管理制度

企业有电话,政府有回应。 据介绍,《若干意见》建议授予综合保税区加工企业一般纳税人资格,这是增值税一般纳税人资格最迫切的要求。

王道书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指出,根据国务院的部署,从2016年11月1日起,国家税务总局会同财政部、海关总署先后在全国24个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开展了两批增值税一般纳税人资格试点

政策设计和管理制度有很多创新之处:

在政策设计中,区域内的企业可以直接向对方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向区域外的企业销售产品,对方可以得到抵扣。本地区企业可以从对方处取得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向本地区以外的企业采购原材料或承接本地区以外的委托加工业务,可用于抵扣。

管理体制的创新体现在确定“一个原则”和建立“一个机制”

“一个原则”是自愿创业的原则 尊重企业的主导地位,允许企业根据自己的经营模式、国内外产品销售比例、进口材料和国产材料比例决定是否参与试点。 政府为税收征管提供一个规范、清晰的环境,企业自主决策。

“一个机制”的建立就是退出机制。 试点企业可以根据自身业务模式的发展变化,在完成相关程序后,自行调整退出试点项目。这给了他们更多的选择空并进一步增强了他们发展的活力和竞争力。 (记者张毅)

幼儿园学习环境创设:小环境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