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乡镇改革 政府“神经末梢”能否降低行政成本|政府


原标题:四川乡镇改革,政府的“神经末梢”能降低行政成本吗?

这一迫切需要“打破”的改革背后,是四川建设现代农村治理体系

四川郯庐乡镇区划改革

本报记者/徐大伟

11月1日,四川新一轮乡镇行政区划调整全面启动,各市(州)、区、县的调整方案陆续出台 四川将实施这一轮乡镇行政区划调整,作为全省“一把手”工程。

乡镇作为行政区划的基本单位,类似于“神经末梢”,但它们是国家权力建设的基础。 乡镇改革极其困难和具有挑战性。

这一迫切需要“打破”的改革背后,是四川建设现代农村治理体系的愿望 这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很难一夜之间实现。 然而,回顾改革的动机,四川省各地乡镇的持续大规模兼并重组能否达到预期效果,还有待观察。

“适宜与他人结合”和“数量大、规模小、密度大、实力弱”是四川省乡镇发展的现状。

一组数据显示,四川的乡镇数量居全国第一,其经济总量相当于广东、江苏和山东省乡镇数量之和,居全国第一。 四川省每个县平均建立25个乡镇,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然而,四川省乡镇平均人口为18,000人,仅占全国平均水平的51.7%,而人口最少的村庄为265个 全省乡镇平均面积为106平方公里,仅占全国平均面积的44.2%。最小的城镇不到0.3平方公里。 乡镇生产总值平均8.8亿元,比河南省平均水平低10.8亿元。

四川省委书记彭庆华指出,乡镇行政区划设置不合理,导致微观体制不适应宏观战略,空布局不适应城市化进程,管理框架不适应治理现代化的要求 四川希望推进全省乡镇行政区划调整,从根本上消除乡镇发展的体制性障碍。

据报道,这一轮四川乡镇行政区划的调整和改革将在两年内完成,将在现有的基础上努力使乡镇组织系统减少30%左右。

自今年6月初开始调整以来,在100天内,遂宁市乡镇数量从131个减少到95个,减少了27.5%。乡镇平均人口达到人,平均面积56.57平方公里,比调整前增加38%。

遂宁市在这一轮四川乡镇行政区划改革中的角色类似于“探路者”

被赋予任务的遂宁市必须首先解决“哪些乡镇需要合并”和“谁与谁合并”的问题 遂宁民政局副局长刘温明表示,乡镇行政区划改革的重点是“分散”、“小”和“薄弱”的乡镇

射洪市是遂宁市管理的县级市。由于这次调整,射洪市合并了9个乡镇。 射洪市民政局副局长刘建军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乡镇之间的“谁与谁融合”需要从历史沿革、交通区位、集镇发展水平、产业发展规划、民俗风情等方面进行综合考虑。

遂宁市民政局副局长刘温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遂宁市采取“积极模式”推进乡镇的兼并重组。 根据地理连通、相似产业、大众化和生活和谐的原则,原有的行政壁垒将被打破,合并后的"参差不齐"的乡镇将被废除。 然而,乡镇合并的总体思路是将大镇合并为小镇,将强镇合并为弱镇,集中在中心镇,合并为相邻的工业区,并结合交通位置进行合并和重组。没有“弱-弱”组合 例如,赤城镇吞并了被交通堵塞的夏冬镇。位于边缘地区的狄青乡并入了经济实力雄厚的沱牌镇。

在乡镇行政区划改革中,狄青乡被废除,与沱牌镇合并,形成一个新的沱牌镇。原有撤销的乡镇继续保持便利服务分中心,加强便利服务能力,实行“一封管服务” 摄影/本报记者徐大伟

如何科学地确定乡镇规模是另一个难题。

根据四川省制定的村镇建设标准,60平方公里的人口需要达到3万人 武汉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院长何雪峰认为,人口在3万到5万之间,面积在60到100平方公里的中西部地区的村镇是合理的。 何雪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一个县通常有10-20个乡镇,一个乡镇有20-30个村 根据这一计算,一个村庄的人口规模是1200人。 这是现代基层治理的理想范围。 “每个村有1000到2000人,这意味着村干部基本上可以掌握每个家庭的情况。 ”何雪峰说道

在基层实际操作中,乡镇规模并没有完全按照省级指标来确定。 例如,在乡镇行政区划改革中,射洪市将鱼台乡和金河乡合并为大禹镇。 “三合一”运动后,新大峪镇面积达112平方公里,成为洪水射击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乡镇。 这种撤并操作背后是对未来工业发展的考虑。射洪市希望借此机会推动“中国锂都”和西部国际技术合作工业园区的建设。

遂宁市许多民政系统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遂宁市希望通过乡镇区划的调整和改革,最大限度地解决原区划中的不合理因素,最大限度地重塑经济地理图,保留空以备未来发展。

尽量平稳

事实上,自1986年“乡镇合并”启动以来,中国经历了几轮乡镇合并。在此期间,很少有成功的案例。相反,乡镇合并后,往往会出现分裂和合并的现象。

今年11月8日,15年前被废止的广东省韶关市翁源县铁龙镇再次上市。 据了解,自2004年铁龙镇取消组织体制以来,群众不便、管理体制不畅、惠民政策难以落实等问题制约了铁龙的发展。 湖北省广水市借鉴李店乡盲目撤销的经验,于2011年正式恢复了该乡的组织体系 李店乡在组织体制恢复后发展迅速。它于2014年从该镇撤出,建了一个镇,成为湖北省北部一个着名的中心镇。

一些学者写文章列举了过去中国乡镇合并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如政府服务不足、国有资产流失浪费、被合并的乡镇干部心理失衡、群众办事困难等。

武汉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院长何雪峰认为,传统的乡镇区划大多是由历史形成的,具有一定的科学性。由于主观刚性调整,乡镇合并过程中容易出现问题。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中国行政体制改革协会副主席汪玉凯也认为,乡镇合并过程中肯定会有很大阻力。乡镇的建立是小而完整的,乡镇合并过程中的“消化不良”会导致后遗症。

遂宁市民政局副局长刘温明表示,遂宁市计划通过“保留一批工作岗位、充分利用一批新岗位、市县部门互换一批岗位、安排一批晋升和职级、安排一批保留福利”等渠道安置参与改革的官员。计划用三年时间消化乡镇和县级部门因调整而暂时超编的领导。"

乡镇行政区划的调整不是孤立的,改革的任务也不是简单的乡镇合并 在遂宁,这一轮乡镇区划改革是与乡镇机构改革同步进行的。 在这次调整中,狄青乡被废除,并与沱牌镇合并,形成一个新的沱牌镇。 新建成的沱牌镇有33个村委会和5个居委会,注册人口91.17平方公里。 随着人口和面积的增加,托派镇的领导岗位数量也相应增加。

遂宁市射洪市托派镇党委书记赵东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托派镇新增领导岗位从9个增加到12个。 蓬溪县赤城镇的领导班子也从9人扩大到12人,当地的警察局长也被纳入乡镇领导班子。

遂宁市民政局副局长刘温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乡镇领导职位的数量过去是固定的,但现在是乡镇的规模和人口设置了不同的级别。 “乡镇越大,领导职位就越多,办公室也就越多。” ”刘温明说道

乡镇机构和人员编制的增加和扩大旨在解决“乡镇数量多但人员编制有限”的长期问题 以遂宁市为例。遂宁每个乡镇平均只有22.7个行政职位、8.4个领导职位和4.1个内部组织。一些乡镇除了总领导人以外,公务员很少。无人值班的现象更加突出,甚至34个乡镇(街道)都没有一个完整的领导班子。

此外,在财政转移支付方面 遂宁平衡转移支付、县级基本财政保障奖金转移支付、一案一议财政奖励和农村综合改革补充资金的分配不会因乡镇数量减少而减少。

在刘温明看来,四川的大量乡镇与原有的财政分配制度有关。 以前,上级的转移支付是根据乡镇的数量来分配的。村镇越多,转移支付就越多。 “在中西部地区,大多数乡镇依靠财政转移支付。合并乡镇意味着少一个盘子 刘温明认为,以乡镇人口、面积和困难为基础的财政转移支付方式的改变,消除了大家的疑虑,也有利于推进乡镇行政区划的调整。

可以降低管理成本吗?

本轮乡镇区划调整后,四川的经济需求更加明确。 四川希望通过合并、重组和聚集要素来扩大和加强村镇,以抵消日益严重的村庄老化和空带来的发展困难

赤城镇党委书记姜文认为,农村空城市化加剧了耕地浪费,缺乏人文因素,使得产业发展困难,基层治理面临挑战。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中国行政体制改革协会副主席汪玉凯认为,农村城市化空是中国城市化进程中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面对空城市化的难题,中西部地区的乡镇没有比“组团发展”更好的办法了

武汉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院长何雪峰认为,除了城关的少数城镇、交通便利的工商业区外,中西部地区的大部分农业城镇都很难做大做强。 空这种心态的加剧使留在农村的人们成了一个问题。在农村急剧转变的时期,问题随时随地出现。基层治理正面临着比过去更加激烈和复杂的变化。更多的政府干预是必要的。

在汪玉凯看来,县域经济和乡镇经济是一种“跷跷板”关系,乡镇政府不可能完全放弃其经济职能,转向公共服务和基层治理。 汪玉凯认为,首先要加强县域经济的主导作用,让乡镇有更多的精力来关注治理。

但是,随着乡镇的合并和重组,合并后的乡镇管辖范围扩大,人口增加,这也增加了治理的难度。 同时,乡镇合并带来的行政成本的降低和行政效率的提高也需要进行评估。

在前几轮乡镇合并中,江苏、山东、浙江等省将精简机构、提高行政效率列为乡镇行政区划改革的核心目标。江苏、山东、浙江三省机构平均减员20%以上,人员减员40%以上

根据江苏省的抽样调查,在调查的116个乡镇中,有16个(13%)大大提高了行政效率。其中部分增长65%,占56%;其余35个乡镇的工作效率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在经济欠发达地区,乡镇合并后,乡镇规模缩小,机构臃肿。 一些乡镇合并后,乡镇的正副书记和乡镇领导人数达到20人以上,人员臃肿,大大降低了乡镇行政效率,增加了行政成本。

何雪峰认为,乡镇基层组织制度的基本原则是“一切都变得一样”。乡镇合并不可能减少基层行政干部的配置。乡镇管理面积的扩大将使乡镇在必要时提高管理水平。

从何雪峰的角度来看,前几轮乡镇兼并、拆分、合并的成功案例很少,因为虽然农村人口在城市化进程中有所减少,但面积和行政事务并没有减少,国家的投资仍在大幅增加。

“我们不需要减少行政系统来应付农村人口的减少 “他认为关键是有效降低行政成本

点击进入专题:

政治家新浪新闻|聚焦政治家聚焦人才聚集新政

责任编辑:刘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