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产奶打破上海神话 光明乳业后院失守?


“上海工厂不会有任何问题,请放心 面对一系列如郑州光明“回奶事件”和杭州光明“早期产奶事件”的负面报道,光明乳业董事长王家芬将最后一道防线放在光明乳业的大本营上海

然而,6月13日,上海闵行区质量技术监督局(以下简称“闵行区质量监督局”)对光明乳业有限公司的第二乳品厂(以下简称“第二乳品厂”)进行了抽查,彻底打破了光明乳业的上海神话。检查员发现,即使在距光明乳业集团总部仅一面墙的第二乳品厂,也普遍存在提前标注生产日期的现象。

至于河南媒体披露的郑州光明的“黑幕”,光明乳业董事长王家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断然否认光明乳业郑州分公司加工生产过期牛奶。 然而,王家芬也承认,河南分公司的管理确实存在问题。合并后,总部没有派人来管理,但她保证上海工厂不会有任何问题。 在上海市政府15日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杨娇透露,上海市政府和相关部门已指示光明乳业尽快查明情况和原因,并要求光明乳业加强对外资合作企业的管理,严格防止类似事件的发生。

然而,需要加强管理的可能不仅仅是光明乳业的对外合作企业。

闵行区质监局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13日,他们对辖区内的第二家乳品厂进行了抽查。 他们访问的最初目的是确定他们管辖范围内的光明乳业是否“将变质的牛奶退回工厂加工和转售” 检查发现,工厂大部分过期牛奶由委托区域的污水处理企业处理(因为过期牛奶的直接排放会污染环境,排放前必须经过一定的技术处理)。工厂销毁了一小部分过期牛奶。整个过程都有文件,环保部门也对过程进行了严格监控。 抽查显示,第二乳品厂没有生产回奶的迹象。

但是,在随机抽查中,他们发现工厂生产的乐乐枕包装的温牛奶提前两三天标注生产日期的现象很普遍。 换句话说,当我6月13日去查看时,我看到印在许多乐乐枕头上的“生产日期”已经是6月15日和6月16日了。

记者向闵行质监局询问抽查的结论,但被告知要了解相关情况,记者应联系上海质监局。 然而,上海质监局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被调查的第二家乳品厂离光明乳业集团总部只有一面墙 据了解,它是光明集团第一家使用“光明”品牌的企业。1992年王家芬进入上海牛奶公司(光明乳业的前身)后,才将其九个品牌整合成一个鲜明的品牌,并建立了光明乳业的基本框架

如果第二乳品厂的“早期产奶事件”得不到妥善处理,王家芬苦心打造的“光明”品牌形象可能会受到进一步打击。

《行为准则》增强了“光明”的勇气

在2010年6月7日发布后,光明乳业开始保持沉默 自13日以来,记者已多次致电光明乳业集团发言人龚雁琦,但无人接听。

15日和16日,记者前往光明乳业集团总部,但仍未见到龚雁琦。 在此期间,记者给光明乳业发了一份传真,希望他们能解释第二大街的“早期牛奶生产事件”

上海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光明态度如此强硬的原因是它有“规章制度”的支持 第二乳品厂生产的乐乐枕包装的温牛奶保质期为6个月。装袋后,应在仓库中存放7天,观察其稳定性。 根据《行为准则》,光明乳业可以声称这段时间属于质量检验期,并将其计入生产期 也就是说,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制造商提前7天标记生产日期,你也不能带走他。

在上海奶业协会网站首页,记者看到了这个所谓的“行为准则”中国奶业协会《诚告消费者书》(中国奶业协会(2003)57号)

记者看到,该函引用的 《关于转发全国食品工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关于确定乳制品生产日期的函〉的函》 (食标[2003]42号)的确有明文规定:“依据 《关于确定乳制品生产日期的函》 释义和 《产品质量法》 [技监局监发J1997K172号]释义,“生产日期是生产者的成品经过检验的日期,它是产品的产出日期”。据此,杀菌乳、灭菌乳、酸牛乳、炼乳等产品的生产日期应将罐装、封口、冷却降温后,以及需要继续发酵时间(指发酵乳)和检验时间计算在内。

牛奶都是灰色的?

中国奶业协会理事王丁棉对上述说法却针锋相对地进行了驳斥:超高温灭菌奶即利乐包装奶的生产日期标注应以其完成生产走下生产线为准。7天的留厂观察期应包含在6个月的保质期内。

据了解,目前各方对 《产品标识标注规定》 的合理性及法律地位都存在较大争议。当前,奶制品从灌装到出厂之间的时间限制并没有一个国家标准,完全由企业自己决定。

王丁棉说,由于检测时间没有限制,如果企业认为其9日生产的奶制品需要10天才能通过“检测”的话,那么该企业对已于9日完成灌装的奶制品贴上20日生产的标签是完全“合法”的。“想提前多长时间就提前多长时间贴日期,这不乱了套吗?”

乳制品生产日期到底该如何标注?记者曾向上海市质监局咨询此事,却被告知,应去国家质监总局询问。15日,记者在国家质监总局数个部门间询问未果后,又向国家标准委发去传真,咨询乳制品“生产日期”应如何标注,至发稿时为止,记者尚未收到答复。

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的志愿者律师郑绍平告诉记者,在早产奶问题上,目前行业内还没有统一的法规出台。

据了解,在 《关于确定乳制品生产日期的函》 、 《产品质量法》 等多部法规中,都对产品的“生产日期”做出过规定,但由于这些法规针对的都是多个不同行业,不可能在具体条款上有过细的规定。而乳品业在加工制造上有自己的特点,很难简单套用现有的食品业通则。据了解,目前上海正在加紧制定相关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