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处置“僵尸企业”视作去产能的“牛鼻子”——地方两会热议去产能


新华社上海1月27日电(新华社记者)去年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产能过剩”列为供应侧改革的五大任务之首。 据不完全统计,去“僵尸企业”已经成为河北、广东、浙江、内蒙古、甘肃等近20个省份代表在2016年先后举行的地方两会上的热门话题。 在许多地方,清理“僵尸企业”被视为消除产能的“牛鼻子”,以实现经济上的旧淘汰和新建立。

处置方法:停止输血,找出数量,集中精力

“僵尸企业”是指那些不赚钱、负债累累、吃补贴、靠社会资源生存的企业 “僵尸企业”被“冻结但没有死亡”的原因与当地的支持有很大关系,无论是公开的还是秘密的。

对此,甘肃省人大代表、省委副书记欧阳渐认为,主要原因是计划经济惯性思维仍有很大影响,市场导向改革和政府职能转变远未到位,体制机制障碍尚未消除。要真正树立市场经济意识,坚决淘汰应淘汰的剩余产业和“僵尸企业”。

河北省省长张卫青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承诺,处置“僵尸企业”将被视为解决产能过剩的“靶心”,市场将通过并购、债务重组甚至破产清算来清理。

内蒙古政协委员、包头市副市长安润生建议各级政府停止对“僵尸企业”的财政补贴和各种形式的保护。司法部门应当依法为企业的市场化破产创造条件。财政、金融部门应出台政策落实不良资产处置。

除了下定决心,知道底线也很重要。 山东省此前的研究显示,各城市报告了448家“僵尸企业”,其中80%已经停产。 据甘肃省统计,110多家企业处于停产半生产状态,债务超过1500亿元。

结合当地情况,各地也确定了处置工作的主要方向。 河北省建议通过清理“僵尸企业”等措施,每年减少1000万吨炼铁产能、800万吨炼钢产能、150万吨水泥产能和600万箱平板玻璃产能 山东省提议下决心推动钢铁、煤炭、有色金属、轮胎和地下炼油等八大产业产能。

关键问题:钱从哪里来,人们去哪里?

清理“僵尸企业”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钱从哪里来,人们去哪里是两个最关键的问题。

最近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建议设立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补助基金,并按规定对分流安置剩余产能的地方人员给予补助。 支持金融机构核销坏账和处置偿债资产,?约氨O兆式鸬壬缁嶙时静斡肫笠挡⒐骸?

”争取中央特别奖补充资金,坚决淘汰“僵尸企业”、高污染企业和产能过剩领域的非竞争性企业 ”陕西省长卢秦简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实际操作中,仍有必要对一些产能严重过剩地区可能出现的集中下岗和财政支出困难进行深入研究,并提出对策。

除了政府的支持,清理“僵尸企业”也可以利用市场力量。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甘肃省委员会委员杨晓燕建议,民营企业可以通过投资股票来改造“僵尸企业”,也可以租赁或委托“僵尸企业”,实现民营和国有资产的双赢。

清理“僵尸企业”会对就业产生多大影响,如何安置下岗工人是许多人关心的问题。 国务院常务会议建议按照规定为失业人员提供失业保险,通过政府购买公益性岗位等方式为就业困难人员提供再就业援助。

许多关于地方政府工作的报告也明确指出,需要“妥善安置分流人员”。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前主任李春洪表示,清理“僵尸企业”不是把所有债务留给政府的问题。政府应该做的是为下岗职工组织再就业培训。这是政府的责任。

应对影响:增长范围取代特定的数字目标

消除过剩产能和处置“僵尸企业”将对当地经济带来一定影响 “停产不仅对企业本身来说很困难,对政府来说也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 ”浙江省人大代表王茂发指出

许多地方政府已经为此做了一定的准备。 用更灵活的经济增长区间取代具体的数字目标已成为一些地区政府工作报告中的新提法。 上海表示,今年将淘汰约1000个落后产能项目。

清理“僵尸企业”造成的短期痛苦最终会为提高经济质量带来长期利益。 “市场清理完毕后,僵尸企业占用的各种资源,包括土地和信贷,都可以在政府的引导下流向新兴产业,实现经济上的旧淘汰和新建立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说 (何新荣、曹郭昶、梁肖飞、王波)

教师胜任力有赖于科学的评价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