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希淼:消费金融从业机构应加强自律


原标题:董希淼:消费金融从业人员应加强自律

10月12日,北京银监局发布《关于规范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类业务及互联网保险业务的通知》,提出“五禁”和“三禁”,旨在彻底整顿市场混乱,有效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保护广大金融消费者利益,促进业务稳定健康发展

本通知规范了北京的银行业和保险业,对整个金融业,尤其是消费金融领域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近年来,中国消费金融发展迅速,规模迅速扩大,结构逐步优化,形成了以商业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和互联网平台为主导的多元化服务体系,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然而,在消费金融的发展过程中,也存在许多不足和问题,突出表现在:许多机构将消费金融异化为“现金贷款”业务 京东数码科技副总裁徐灵最近在《中国金融》发表了一篇文章,指出:“近年来,随着各种金融创新产品的出现,消费金融的边界已经被泛化,比如小额现金贷款业务 目前,市场上的许多机构似乎都在做消费金融,但实际上它们都在打着消费金融的幌子做小额现金贷款业务。 “

消费金融边界的普遍化和消费信贷功能的异化已经产生并正在积累金融风险,从而影响金融稳定和社会稳定。其负面影响显而易见:

首先,从贷款接受者的角度来看,将资金投入不合适的申请人是极其容易的。 “现金贷款”的借款门槛低,平台的宣传和诱导夸张,使得缺乏金融知识的弱势或年轻群体容易盲目借款,形成大量次级贷款。 信用报告系统不完善,平台间缺乏共享机制,难以防范多重贷款。 对于许多低收入和不稳定的借款人来说,一旦发生逾期还款,他们可能会继续从其他平台借款来偿还之前的贷款,陷入恶性循环。 本世纪初,在韩国和台湾,由于过度借贷,大量持卡人成为“卡奴”,引发了信用卡危机,影响了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

第二,从贷款的目的来看,“现金贷款”缺乏对贷款目的的监控。 大多数机构的主要产品通常是非专用贷款。他们缺乏对贷款使用和流动的监督,甚至忽视贷款的使用和流动。 大部分资金没有用于指定目的,并非法流入房地产市场和金融市场,如股票市场、债券市场、黄金市场和期货市场。 根据居住地变更研究所的数据,2017年上半年,80%的新家庭短期消费贷款流向了住房市场。 一方面,“现金贷款”资金非法流入住房市场偏离了“住房无投机”的要求,影响了房地产调控效果;另一方面,加大驻地部门的杠杆作用,积累财务风险;非法入市将影响资本市场的健康稳定发展。

第三,从贷款利率来看,“现金贷款”利率极高且不透明 “现金贷款”平台的费用一般分为两部分:利息和手续费。如果所有的费用都转换成利息,利率是惊人的。 据媒体报道,市场上最高的“工资贷款”年利率为598% 为了规避法律,“现金贷款”平台经常以信息审计费、管理费、服务费等名义收费。故意隐瞒超高利率,许多平台也有“砍头费”等名称。 总之,不透明的收费和各种陷阱现象更加普遍,这不仅暗中突破了法律的红线,而且增加了借款人的负担。 也有一些离线高利贷以“现金贷款”的名义在网上扩大了规模。

第四,从贷款提醒的角度来看,“现金贷款”一般都是残酷的催收。 “现金贷款”主要面向次级借款人,平台缺乏较强的反欺诈能力和风控能力,操作风险较大。 从国外情况来看,现金贷款行业的坏账率一般在20%以上 实际上,许多平台只注重盲目扩张,根本没有建立有效的风力控制系统。他们更依赖贷后收款。 然而,由于客户数量众多,交易量遍布全国,收款往往委托给第三方公司,第三方公司的质量参差不齐,容易出现暴力收款,甚至还有“人死于偿清债务”等规定。 此前,曾有大学生因“裸体条纹”和“校园贷款”中的野蛮集资而自杀的事件。

鉴于上述问题,必须通过各方共同努力,同时消除障碍等措施,加强对“现金贷款”的整改,使消费金融重回正轨,实现健康发展。 特别是,消费金融机构要加强行业自律,惧怕风险,惧怕法律,惧怕职业,促进消费金融健康发展,稳步推进。 正如许玲强调的:“消费金融健康发展的关键是行业自律。” 为了健康发展,消费金融业的当务之急是严格自律,建立审慎的文化,保持对风险的恐惧。 ”

具体来说,行业自律可以从“三个坚持,一个加强”入手:

第一,坚持客户适合的原则,向适合的客户发放贷款 对客户进行合理调查,了解他们的财务状况和需求、风险承受水平、知识和经验等。并在此基础上向有合理消费需求的客户推荐产品,向有合理消费需求的客户推荐与其需求和能力相匹配的产品和服务,最大限度地降低盲目借款和过度借款等风险。

第二,坚持良性场景原则,加强资金使用和流向管理 一方面,丰富消费金融的应用场景,加强与商场、超市、电子商务平台等的合作。提高产品的便利性和可及性;一方面,消费场景应该真实、良性,积极拒绝游戏、赌博、货币投机等场景 在此基础上,利用金融科技加强对资金使用和流动的监测。

第三,坚持普惠金融原则,规范和创新消费信贷产品。 “只要东西长出来,就最好留心它们。”在可持续经营的前提下,为低收入群体和大学生开发有针对性的新产品。 如提供数量可控、价格适中的信用卡、消费贷款和创业贷款,帮助这些长尾客户形成良好的金融消费习惯,巩固客户基础,实现长期发展。

第四,加强客户教育和保护,提高金融风险防范意识 加强对客户的风险预警,引导他们根据当前和未来的能力进行适当消费;加强金融教育方法的多样性和有效性,重点加强风险意识培训,提高识别欺诈贷款和非法金融行为的能力。 同时,应停止与暴力收集机构的合作,并适当保护客户信息。

根据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NatIONAL Finance and Development Laboratory)最近发布的《2019中国消费金融发展报告创新与规范》,无论是基于政策理论还是国际经验分析,消费金融在一个国家的经济转型中都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发达国家的发展经验表明,在一个国家经济走向成熟的过程中,居民消费数量和质量的提高将成为经济增长和结构升级的重要驱动力。 长期以来,世界主要经济体家庭消费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一直超过50%,而美国接近70% 特别是目前,在全球经济增长疲软的背景下,中国居民的消费将成为未来经济长期增长的持续驱动力,从而加快经济转型,有助于转变经济增长方式。 因此,中国消费金融仍处于高速发展阶段,对未来增长和空的需求巨大。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要求金融部门加大对消费行业的支持力度,鼓励金融机构创新消费信贷产品和服务 因此,在消费金融加强行业自律的同时,相关部门应在防范风险的前提下,进一步采取措施促进消费金融的健康发展,更好地发挥消费金融在拉动消费和扩大内需方面的积极作用。

(责任编辑:DF378)

雪菊工作室:何宝华群文园子与三乡小语新锐营献课板芙芙蓉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