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老汉为何主动退低保(一线探民生)


?

核心阅读

甘肃省武威市天竺县马圣才。兄弟由于病未婚。养育一个女儿后,他们互相照料。加上过去几年马胜的意外伤害,全家失去了收入来源和女儿上学的各种支出压力。幸运的是,党和政府有良好的政策来帮助他们渡过难关。最近,由于我的女儿找到了工作并且生活得到了改善,他们主动退出了生活津贴,说他们将来应该自力更生,并把这笔最低津贴提供给需要更多帮助的人。

在过去的几天中,申请低收入家庭申请从生活津贴中撤出的申请粉碎了当地朋友的圈子。

此应用程序来自甘肃省武威市天竺县东大滩乡上环湾村马胜才。纸只有一页,上面的一幅画完全写出了他申请退出生活津贴的愿望。在红色的手印上。

“我专门向人民政府申请自愿退出生活津贴,并将其提供给需要更多的人。”

申请书指出,马胜才本人患有高血压,不幸从陡坡上摔下来,头部受伤,致多发伤残。家庭没有经济来源,女儿马海霞上学,家庭没有独立生活的能力。但是,在党和政府的照顾下,家庭获得了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和各种农民补贴。在党和政府的帮助下,马海霞完成了学业并找到了工作。

申请书中写道:“我专门向人民政府申请自愿退出生活津贴,并将其发放给需要更多的人。感谢共产党,感谢各级人民政府的关心和帮助。”

简短申请背后的故事是什么?

沿着蜿蜒曲折的天津高速公路,您将进入深长的峡谷,云杉和松树。山坡上的牛羊就像草地上的珍珠。沿着一路向北,您会看到一排新建的灰墙白墙房屋。这就是天柱县东大滩乡上环湾村的志沟组。

上环湾村目前在环湾,直沟和古寺沟有三个村民小组,属于未建立档案的贫困村。 2019年,全乡实施生态文明新村建设项目,在志沟集团上环湾村旧庙沟建设43套新房,建设47个牲畜棚,有效解决了该村的不良面貌。基础设施和群众的滞后。诸如分散的生活,不良的卫生设施和卫生设施等问题。

马圣才的家人现在住在直沟集团的安置点,刚刚搬进去。这是一栋新房子,前后院合计有200多平方米。一盏明亮的五星级红旗在门口随风飘扬。房子里有两套沙发和一台电视机。尽管它们都是原始家具,但它们都在房屋内。干净整洁,新安装的加热炉中的木炭火非常热,地板砖铺在房屋中,地板采暖管网布置在下方。房子像春天一样温暖。我的弟弟马胜禄热情地邀请我们进屋。

“我的兄弟受教育程度低,申请书是我写的。”马胜禄说。这位56岁的男子患有强直性脊柱炎。他的兄弟马胜才今年65岁。 “我的兄弟头部严重受伤,他没有说话。”马胜禄摘下了哥哥的帽子,记者看到马胜才的头部在头部两侧都有手术留下的伤口。

“这是一个家庭一个接一个的艰难处境的好政策”

这是一个特殊的家庭。由于患病,兄弟俩没有结婚,没有养育女儿,也没有照顾彼此的生活。 2015年,马胜才外出上班时意外晕倒,严重伤害了大脑。 “医生说,我哥哥很可能一辈子都不能走进房子。”马胜禄说他很拼命。幸运的是,经过一年的精心护理,我兄弟的身体奇迹般地消失了。

马圣受伤后无法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全家失去了收入来源。家庭中还有一个女儿想上大学。需要维持家庭的生计。在各种支持政策的帮助下,自给自足并为女儿节省了学业。

“没有党和政府的关心,我们就不能住在这么好的新房子里。没有办法支付兄弟的住院费。孩子完成这本书的可能性更大。度过一个美好的家庭时光,一个接一个的政策是,女儿去上班,有薪水,日子过得好,我们必须把良好的政策(较低的保证金)提供给有需要的人还有。”马胜禄说。

2019年9月21日,是马海霞工作的第二天。兄弟俩商定女儿已经去上班了,应该取消最低保证金。这件事,他们早些时候与女儿马海霞讨论过,一家人同意了。

10月7日,东大潭乡政府保当镇干部辛国瑞访问村上村,对村民进行了调查,并在对边缘家庭和扶贫监测家庭进行了调查。去马胜才核实情况。辛国瑞感到惊讶和振奋:“他们的家庭状况并不富裕,但他们有如此坚定的信心,顽强的意志和感恩党和政府的充分积极能量。在农村地区,积极退出低保的人确实很少。请参阅。

但是,两兄弟每年最低8000元,如何生活?

“党和政府为我们提供了很多帮助,我们必须自力更生”

马胜禄说:“这条路到了,去看医生,孩子上学了,日常生活得到了党和政府的好意。我哥哥花了1.8万元住院,报销了1.1万元;还有人民保险。大病保险报销了2000元,民政临时救助了3000元……算了一下,我们没有花钱在医疗上,那时我们没有收入,只租了15亩土地,住了1500磅每年的口粮。”

“我们全家最低保额为8040元,五保户和电费最低为5592元,残疾人2400元,老人2200元,养老金1548元,养老金1548元养老金,每年八百多元.孩子被山东菏泽家政职业学院录取,当我们都承担学费时,国家助学贷款,“雨水工程”等政策让孩子顺利完成学业他们的学习。”

马生录说:“我们以前很辛苦,但是现在,孩子的工资是每月2700多元。我们的三口之家会商量,不能忘记党的好意,这个低保必须撤退。”

村干部告诉记者,从生活津贴中撤出后,除了马海峡的月工资收入外,马圣才还可以继续享受养老金和草原奖等政策。按照现行政策,其兄弟马圣才的年转移收入为5632.3元,马圣路的收入为6813.05元,可以养家。

马圣路的眼泪含泪:“孩子们挣工资,应该给生活困难的人提供生活津贴。党和政府为我们提供了很多帮助,我们必须自力更生。”

马海霞说:“过去几年,整个家庭一直住在老房子里。由于与学校的关系,家庭支出比较大,生活很紧。今年整个家庭搬进新房子并安装了新的取暖炉,爸爸和叔叔可以温暖地度过冬天,我坚信我有能力让他们度过晚年。”

■记者须知

心脏足够好,可以度过快乐的时光

马圣才的家庭,这是一个困难重重的家庭,享受最低生活保障政策,但自愿申请退出生活津贴,不禁让人竖起大拇指并赞美他们。

“谢谢共产党,感谢各级人民政府的关心和帮助。”该应用程序中的普通单词使人们在阅读后感到温暖。尽管享受了生活津贴,两位老人的心还是温暖的。贫穷的日子并没有增加他们对美好生活的渴望,但让他们记住自己所获得的帮助,成为他们艰辛的动力。

这也反映出,随着扶贫斗争的深入,各级干部的不懈努力,群众的收入不断增加,抗击贫困的内生动力也在增强。

群众意识到,要摆脱贫困而致富,就必须激发其内在动力。这是精准扶贫的好声音。马胜才等低收入家庭和许多其他贫困家庭有这样一种精神:他们有信心。只要心无止境,日子总会更加美好。这是摆脱贫困最重要的事情:如果您不等待,就不要依靠它,努力工作,并依靠努力工作的手来推开摆脱贫困的大门。

《人民日报》(2019年10月21日,第15版)

(编辑:岳洪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