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腾讯索赔500万当事人,向广州互联网法院提管辖权异议申请


孙旭阳2011.7.11我想分享

管辖权异议申请

申请人:孙旭阳,男,男,中国人,住在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身份证号码:****,联系方式:****

申请人向您的医院就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广州腾讯科技有限公司和深圳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的案件提出管辖权异议。

请求:

要求将您的案件移交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审理,或者由上级法院上级法院审理。

事实和理由:

1.本案中被告人的居住地和侵权地不在广州,广州互联网法院对案件无管辖权。

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广州腾讯科技有限公司,深圳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本案原告”)已向申请人提起上诉。根据我国第二十八条的规定《民事诉讼法》,侵权行为引起的民事诉讼,由侵权行为地人民法院或被告人的住所管辖。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十四条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即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的侵权地,包括侵权发生地和侵权结果发生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2条规定,利用信息网络侵犯诉讼的个人权益,应当在侵权地或者被告住所的人民法院管辖。

首先,申请人的住所是在郑州市金水区。原告在郑州上传并公布了相关文件,原告声称申请人发布相关文章的平台有今日头条,新浪微博,百度雄掌等,其经营实体也位于北京。因此,被告人在本案中的住所应当被认定为郑州金水区,所谓的侵权执法地也应该被认定为郑州或北京。

其次,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位于深圳市南山区高科技园区科技中路腾讯大厦。深圳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的住所是深圳市南山区高新区高新南一路飞亚达大厦。在5楼至10楼,即使侵权的起因由原告的住所决定,本案的所谓侵权结果也应发生在深圳。

根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广州互联网法院案件管辖的规定》,广州市互联网法院对11种互联网案件进行集中管辖,应当由广州市辖区内的基层人民法院受理。被告的住所,侵权地点以及侵权发生地点不在广州。因此,广州互联法院对此案没有管辖权。原告向北京,郑州和深圳求助,他们对您的机构表示赞同。解释。

广州互联网法院有客观事实影响本案的公正审理。它应该被集体规避,并向上级法院报告指定管辖权

1.在这种情况下,您的医院与原告关系密切,并且是法律规定的“与案件当事人和案件的律师的其他关系,这可能会影响案件的公平审理”

腾讯于2017年11月17日发布《广州中院腾讯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推广州微法院小程序3.0版》,宣布签署广州中级人民法院和腾讯公司《共同建设“法律+互联网”战略合作协议》,并联合发布“广州微苑”3.0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腾讯“法律” +互联网“建筑业开始充分合作。当时,党组成员,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张春和,以及腾讯高级管理和法律部门负责人出席了签字仪式。文章显示,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与腾讯的合作将进一步深化,张春河也对腾讯的合作与发展充满期待。张春和是你院的现任院长。

2019年3月,在张春和院长的带领下,贵医院与腾讯公司进行了深入合作。广州互联网法院与腾讯等单位共同签署《在线纠纷多元化解合作协议书》并举行签约仪式和网上争议多元化在线仪式。 (详情请参阅2019年3月6日中国法院网发布的《广州互联网法院打造线上多元解纷平台》]

根据腾讯网转载的中央电视台新闻报道(见《全国第三家互联网法院——广州互联网法院今日挂牌成立》),广州互联网法院试验平台的建设是指微信和QQ等常用软件。同时,它还与腾讯等互联网平台进行了密切的技术合作。系统可以自动检索腾讯的相关原始数据。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您的医院与原告之间的关系不仅仅是当事人与裁判之间的关系。本案原告深入参与了您所在医院的信息化建设,并不排除甲方商业与经济交流的关系。因此,申请人担心您的医院与原告之间的密切关系会影响案件的公平审理。

根据中国第44条《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如果与案件当事人和诉讼代理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案件的公正审理,法官应当自行逃避。鉴于广州互联网法院与原告在本案中的密切合作,以及您所在医院的主要领导长期以来尊重原告的声誉,此案是另一起声誉侵权案,申请人认为即使您的法院对案件具有管辖权,您所在医院的所有法官也应该依法集体规避,以确保案件的公平审理。根据我国第37条的规定《民事诉讼法》,如果您的法院因特殊原因不能行使管辖权,应当向上级人民法院报告管辖权。

案件提交后,您的医院法官通过公告故意交付。它打算在没有申请人的情况下听取此案。交付程序严重违法,行为影响了申请人对贵机构公平审判的信心。 >

交付是民事诉讼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不仅影响法院审判工作的效率,还影响诉讼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和实质权利。该案件的前提是申请人没有下落不明,而且您的机构尚未用尽合法的交付方式。如果申请人通过互联网意外搜索了该通知,将面临缺席的负面后果。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加强民事送达工作的若干意见》(法法[2017]第19号)明确规定:“严格执行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通知的发送,加强通知的送达管理,充分保护诉讼当事人的权利。如果被送达人的下落不明或不能通过“民事诉讼法”第7章第2节规定的其他方式送达,则应送达通知。“

首先,在这种情况下,申请人没有任何下落。

原告的投诉表明,起诉日期是2019年5月15日。申诉人填写的手机号码是已经取消的手机号码,没有填写户籍或任何地址。但是,原告和您的机构可以通过正常方式联系申请人:申请人曾担任由原告控制和运营的腾讯大禹网的副主编,熟悉至少数十名员工。原告,申请人一直在互联网上写作。可以直接联系热门评论,包括微信公众号平台。但是,本案中的原告未通过上述任何方法与申请人联系。申请人从未收到过来自媒体平台和社交工具的原告信息。但是,您所在医院发布的公告中提到了被告登记的各种平台信息。这足以证明原告和您的医院有意使用公告方法来实现意图。申请人很难得出结论认为这是一次勾结行动,但有网上评论已经表达了这种担忧。

其次,您的医院尚未用尽其他合法的送货方式。

即使原告未提供被告的地址,您的医院也应通过身份证号码找到户口登记地址并邮寄诉讼文件。当申请人询问居住登记所在地的亲属时,确认居住登记地址从未收到您医院发送的任何材料,这意味着您的医院没有采用邮件服务方式,并且直接选择了公告服务。在我国,《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了许多服务模式,如直接服务,拘留服务,委托服务,邮件服务等。只有当上述模式不能向收件人提供诉讼文件时,我们才能公开使用公告服务。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申请人的下落不明,您医院公告中提到的信息发布平台仍然正常使用。您的医院尚未用尽合法的服务手段,例如直接服务和邮寄服务。它直接选择了公告服务。该程序严重违法,严重损害了申请人的诉讼权利。

总而言之,您的法院对案件没有管辖权,并且有客观事实可能影响案件的公平审判。同时,在提交案件后,您的法庭中存在重大程序违规行为。如果你的法院继续审理此案,无论判决是否公正,对Guatian和Li Xia的怀疑将是不可避免的。

申请人愿意相信您的庭院不是滥用法律的地方。互联网独角兽不能轻易利用技术平台合作来渗透和操纵我们的司法系统。但是,根据申请人对某些商业领域的原告的一贯理解以及原告过去几个月的变化,申请人的信心越来越动摇。因此,建议您的法院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将案件移交有管辖权的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或者将其提交给您的法院上级。审判。人民法院指定管辖权,以确保案件的公正审判和法院的良好声誉。

情况就是这样。

广州互联网法院

申请人:孙旭阳

2019年7月10日

收集报告投诉

申请反对管辖权

申请人:孙旭阳,男,性别:****,汉族,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人,身份证号码:***,联系方式:***

申请人就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广州腾讯科技有限公司、深圳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一案向贵院提出管辖异议。

请求:

请将你的案件移送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审理,或者由上级法院审理。

事实和理由:

1。本案被告住所地、侵权地均不在广州,广州市互联网法院对本案无管辖权。

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广州腾讯科技有限公司、深圳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本案原告”)已向申请人提起上诉。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侵权行为提起的民事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十四条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的侵权行为地,包括侵权行为地和侵权结果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规定,利用信息网络侵害诉讼人身权益的,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

首先,申请人的住所在郑州市金水区。原告在郑州上传并发布了相关文件,原告称,申请人发布相关文章的平台有今日头条、新浪微博、百度雄张等,其经营实体也在北京。因此,本案被告的住所地应确定为郑州市金水区,所谓侵权执行地也应确定为郑州或北京。

其次,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位于深圳市南山区高科技园区科技中路腾讯大厦。深圳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的住所是深圳市南山区高新区高新南一路飞亚达大厦。在5楼至10楼,即使侵权的起因由原告的住所决定,本案的所谓侵权结果也应发生在深圳。

根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广州互联网法院案件管辖的规定》,广州市互联网法院对11种互联网案件进行集中管辖,应当由广州市辖区内的基层人民法院受理。被告的住所,侵权地点以及侵权发生地点不在广州。因此,广州互联法院对此案没有管辖权。原告向北京,郑州和深圳求助,他们对您的机构表示赞同。解释。

广州互联网法院有客观事实影响本案的公正审理。它应该被集体规避,并向上级法院报告指定管辖权

1.在这种情况下,您的医院与原告关系密切,并且是法律规定的“与案件当事人和案件的律师的其他关系,这可能会影响案件的公平审理”

腾讯于2017年11月17日发布《广州中院腾讯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推广州微法院小程序3.0版》,宣布签署广州中级人民法院和腾讯公司《共同建设“法律+互联网”战略合作协议》,并联合发布“广州微苑”3.0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腾讯“法律” +互联网“建筑业开始充分合作。当时,党组成员,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张春和,以及腾讯高级管理和法律部门负责人出席了签字仪式。文章显示,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与腾讯的合作将进一步深化,张春河也对腾讯的合作与发展充满期待。张春和是你院的现任院长。

2019年3月,在张春和院长的带领下,贵医院与腾讯公司进行了深入合作。广州互联网法院与腾讯等单位共同签署《在线纠纷多元化解合作协议书》并举行签约仪式和网上争议多元化在线仪式。 (详情请参阅2019年3月6日中国法院网发布的《广州互联网法院打造线上多元解纷平台》]

根据腾讯网转载的中央电视台新闻报道(见《全国第三家互联网法院——广州互联网法院今日挂牌成立》),广州互联网法院试验平台的建设是指微信和QQ等常用软件。同时,它还与腾讯等互联网平台进行了密切的技术合作。系统可以自动检索腾讯的相关原始数据。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您的医院与原告之间的关系不仅仅是当事人与裁判之间的关系。本案原告深入参与了您所在医院的信息化建设,并不排除甲方商业与经济交流的关系。因此,申请人担心您的医院与原告之间的密切关系会影响案件的公平审理。

根据中国第44条《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如果与案件当事人和诉讼代理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案件的公正审理,法官应当自行逃避。鉴于广州互联网法院与原告在本案中的密切合作,以及您所在医院的主要领导长期以来尊重原告的声誉,此案是另一起声誉侵权案,申请人认为即使您的法院对案件具有管辖权,您所在医院的所有法官也应该依法集体规避,以确保案件的公平审理。根据我国第37条的规定《民事诉讼法》,如果您的法院因特殊原因不能行使管辖权,应当向上级人民法院报告管辖权。

案件提交后,您的医院法官通过公告故意交付。它打算在没有申请人的情况下听取此案。交付程序严重违法,行为影响了申请人对贵机构公平审判的信心。 >

服务是民事诉讼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不仅影响法院审判的效率,还影响诉讼当事人的程序性和实体性权利的实现。该案件的前提是申请人的下落不明确,且您的医院尚未用尽合法的服务手段,如果申请人偶尔不进行搜查,通过公告向申请人提供的非法服务将面临缺席审判的不利后果通过互联网宣布。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加强民事送达工作的若干意见》(法发[2017] 19号)明确规定:“严格执行”民事诉讼法“关于公告服务的规定,加强公告的服务管理,诉讼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应得到充分保障。只有当收件人的下落不明或不能通过“民事诉讼法”第1部第7章第2节规定的其他方式送达时,才能申请通知服务。

首先,申请人的下落不明。

根据原告的起诉书,起诉书的日期是2019年5月15日。起诉书中申请人的手机号码是取消的手机号码,并且没有填写居住地或任何地址。但是,原告和您的医院可以通过正常方式联系申请人:申请人曾担任腾讯大禹的副主编。 com,由原告控制和运营。他熟悉原告的至少数十名员工,申请人一直在网络上撰写热门评论,包括微信公众号码平台。但是,本案中的原告未通过上述任何方式与申请人联系。申请人的所有媒体平台和社交工具从未收到过原告的信息。但是,贵公司发布的公告提到了被告登记的各种平台信息,证明原告和贵机构有意使用公告服务。申请人很难得出结论认为这是一种勾结行动,但在线评论表达了这种担忧。

其次,您的医院尚未用尽其他合法的服务手段。

即使原告未提供被告的地址,您的机构也应按身份证号码查询户口登记地址并邮寄诉讼文件。申请人户口登记的亲属确认户口登记地址从未收到您医院邮寄的任何材料。这意味着您的医院没有使用邮件递送方式并直接选择公告。但是,中国《民事诉讼法》已经明确规定了直接交付,留置权交付,委托交付,邮递等各种交付方式,但前提是上述方法无法将诉讼文件交付给收件人。可以通过公告发送。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申请人不会丢失,并且仍在使用您所在医院公告中提到的信息发布平台。您的机构尚未用尽直接送货,邮递和其他合法递送方式,并直接选择了公告。交付,程序严重违法,申请人的诉讼权利受到严重破坏。

总之,您的法院对案件没有管辖权,并且有客观事实可能影响案件的公正审判。同时,在案件提交后,您的案件中存在严重的程序违规行为。如果继续审理您的案件,判决结论是公正和无关紧要的。对Gua Tian Li的怀疑可能难以避免。

申请人愿意相信您的机构不是赎回法律的方式。互联网独角兽不能轻易利用技术平台进行合作,渗透和操纵司法系统。然而,根据申请人对原告在某些商业领域的业务的一致理解以及原告在过去几个月的信心这一事实,申请人的信心变得越来越动摇。因此,建议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转移您的案件。对有管辖权的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或者向上级人民法院上级法院报告,确保案件的公正审判和您所在医院的声誉。

此致

广州互联网法院

申请人:孙旭阳

2019年7月10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