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捉人法官放人?港媒吁法官绝不能充当暴行庇护者


?

新华社北京8月18日电香港《大公报》18日发表评论称,在香港暴力事件中,44名被指控犯有“骚乱”的重罪嫌疑人全部获准保释,令市民担心“警察”抓住了人,法官再次释放了人们。文章指出,香港人希望公平正义能够得到有效体现,法官不能作为寻求庇护者。

文章摘录如下:

香港发生了前所未有的骚乱,社会秩序遭到破坏,法治受到严重践踏。虽然警方全力以赴执法,但公众担心的是“警察抓人和让人们去的法官”的情况得到重新制定。事实上,在法治受到威胁的情况下,仍然存在令人费解的判断。截至上月底,44名被指控“骚乱”的重罪嫌疑人全部获准保释;一名涉嫌发现30枚烟雾弹的嫌疑人也获准保释。所有这些都无法帮助公众对香港的法官和地方法官之间产生强烈的“不信任”。公众希望能够有效地证明公平正义。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特别是自非法“占领”和旺角骚乱以来,有许多判决受到强烈质疑。例如,所有袭击政府总部的黄志峰,周永康和罗冠聪都被轻微判处社会服务令;七个警察案件都被严厉判刑。此外,旺角骚乱案的策划者黄太阳因“保释”而逃脱了过去。正是由于这种情况,公众才有这样一种印象,即“警察抓人,法官让人走了”。

在发生骚乱的情况下,黑人骚乱者肆无忌惮地谋杀,殴打警察并焚烧香港,而香港则希望成为“法治的废墟”。在警察的压力下,警方全力以赴执法。到目前为止,已有700多名嫌疑人被捕,其中约有50人被控“骚乱”。公众期望法院应考虑“保释”以阻止犯罪的影响。然而,现实往往离美好的愿望太远了。

例如,在7月28日的上环冲突中,超过40人被控骚乱和其他指控。东区裁判法院于7月31日举行了第一次听证会,44人被控至少一次骚乱,但所有被告当天都获准保释。只服从宵禁,不要离开港口。举例来说,警方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于八月初突击搜查天水围天水村一个单位,并发现三十支怀疑烟雾弹及二十二支烟雾弹投入生产。这名23岁的男子被控一项藏有爆炸物的罪名,并获准保释。媒体报道称,各方及其家属“感到高兴”。

“监狱骚乱”和“犯有藏有爆炸物”是极其严重的罪行。前者可处以最高10年的监禁,后者可处以最高14年的监禁。这样严重的罪行可以保释吗?在所有情况下,所有44名罪犯无一例外都可以继续外出。这种判断对公众来说真是难以理解。社会上流传的猜测继续出现。其中一个问题是,法官是否“保护”暴徒?非法“占领中间人”并服刑的戴耀庭在这个关键时刻被判“保释”,这是非常“巧合”的!

例》修正案。这次访问极为令人担忧的是:法官的政治权力有多深?

虽然法官也有言论自由,但没有任何限制,特别是在涉及政治立场和潜在的角色冲突时。问题也在这里。知道“敏感性”并且知道可能存在角色冲突,我们仍然必须接受采访。它只能说明“匿名法官”的政治立场已经超越了其独立专业法官的诚信。但是,公众不得不质疑上述“匿名法官”在涉及逃犯案件时是否可以做出公正的判决而不报告自己的反修改立场。

如果这些“匿名法官”的真实身份在一天内没有暴露,那么公众怎能相信法官能够在不受政治立场影响的情况下做出公正的判断呢?法官人数仍然没有被“黄色”政治力量渗透,公众不得而知。

7月初,终审法院前首席大法官李国能撰写了一篇罕见文章,指出每个人都必须谴责非法和暴力行为。 “立法会的影响是丑陋和令人震惊的。在法治下,这是不可容忍的。”他指出,法律是蓄意违反的,有关各方必须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如果他们在公平审判后被定罪,则应考虑法院对威慑的惩罚。”李国能的话已经反映了许多人对公正执法的强烈希望。

本月初,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张晓明在香港情况座谈会上指出,香港的情况应该是“四方面”的转变。其中之一是“必须依靠特区警察和执法机构严格执法和司法;”什么是“正义”“?”评委,香港人,甚至世界人民都在关注你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