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A站崛起分为几步?


?

  9372-iaxiufp0024293.jpg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王舷歌

深响(ID:deep-echo)

  二次元大市场,鼻祖A站不应该、也绝不能缺席。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A站都与“增长”二字无关。商业化缓慢、纠纷缠身,管理层变动过于频繁。因而在2018年6月被快手收购后,A站被认为是迎来了一次逆天改命的转机。

  一年多时间,快手对A站进行了重塑优化管理、补足技术、梳理战略、中台支持……与此同时,其所在的二次元领域也凭借着越来越庞大的群体基数、强粘性的消费属性、巨头资本入局的前瞻效应成为一块巨大的蛋糕。

  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的泛二次元用户规模将近3.5亿,在线动漫用户规模也达到2亿多。这样的大市场,鼻祖A站不应该、也绝不能缺席。

  在刚刚过去的7月,A站用一组数据找回了节奏跟6月相比A站视频类UP主数量增长45%、日弹幕总数增长55%、A站的日视频投蕉总数增长88%、UP主粉丝数增长128%。而这些数字背后,是A站重新崛起路上的步步为营。

  蓄势

  如之前对外宣布的那样,A站和快手是独立运营的,但这种“独立”更多的是品牌。

  整个快手体系是一个中台化的运营方式,产研、技术等方面实际上并不需要A站自己造轮子。于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便是从连接共享中台能力开始。背靠快手,A站从技术角度对产品进行了优化、把包括弹幕系统在内的部分功能进行重做,而这一系列的工作甚至比从零开始再造一个“A站”还要复杂困难。

  有了“型”上的改观之后,自然要切入到“神”的层面也就是内容层面。曾在网易文漫任职、经手过Lofter、漫画等社区和内容业务的A站负责人文熟谙内容社区的生态繁荣法则。

  从“冷启动”到拉新、促活、留存、转化,A站的套路非常明确:一方面是中心思想的明确,A站是二次元社区,社区文化是年轻、硬核、御宅。另一方面则是多个维度丰富内容。

  9f2c-iaxiufp0025613.jpg

  具体来说,A站从四个维度对内容储备进行了丰富版权内容、OGC(职业生产内容)、PGC(专家生产内容)、UGC(用户生产内容)。

  版权方面,之前A站独家采购了《佐贺偶像是传奇》等番剧,独播A站,总播放量达2586.3万,几乎是A站全站其余番剧播放量的总和,并且A站还购入了豆瓣评分高达9.7分《瑞克与莫蒂》版权。

  而以最近的七月为例,A站购三部番剧《你遭难了吗?》、《普通攻击是全体攻击而且能二次攻击的母亲你喜欢么》和《满月之战GRANBELM》也都是各有特点。

  bcbc-iaxiufp0026290.jpg

  OGC方面,A站会投入在垂直领域内容的硬核自制上。文透露,A站正在与军事垂直内容领域的头部‘军武次位面’合制节目《苏27出击》。而这次合作也为之后的其他垂直领域内容合作做出了样本。A站一方面会给合作方一定的经济支持,另一方面会在品牌上联动。

  除了军事,音乐、宅舞、动画、科技、美食等等垂直领域较为头部的内容生产者都可以与A站共同制作好内容。

  PGC+UGC方面,A站则是希望PGC内容逐步入驻,同时挖掘扶持优质的UGC内容,培育知名UP主。

  其实A站的四步内容策略很好理解。版权内容和OGC内容主打头部,番剧等内容既是A站用户共鸣讨论的底层素材来源,也是快速聚拢注意力的好方法。但只有塔尖的内容是不够的,任何一个活跃繁荣的社区,都需要“共建”。这时候PGC+UGC内容就格外重要了必须要有足够多、层次足够丰富的内容,才能满足用户差异化的需求。

  借力

  UP主的重要性不容忽视,而对于A站来说,其召回流失的UP主、吸引新UP主的诚意是5.7亿资源奖励的超级UP主扶持计划。

  一方面,对于新签约UP主拿出20%的倾斜流量,这意味着即便是从外站来的新UP主从零开始也并不难。另一方面,针对所有UP主给予流量分成等激励措施。UP主站内所获得的打赏扣除运营成本后全部归UP主所有,符合原创视频标准、有效播放量大于500即可享受流量分成计划。

  此外,UP主在“榜”连续上榜最高半年可得30万元。还有定期释放活动的激励“爆蕉计划”,即每周投稿2个以上,可触发2-5翻倍金香蕉数量。

  文表示,A站现阶段扶持的主要是“相对偏草根,在市场上存量很大,比较偏向二次元的个人UP主”。换言之,就是A站原生有很强忠诚度、或未被机构签约的新人、或偏好独立发展的小众UP主。

  8453-iaxiufp0026681.jpg

  回顾历史、环顾四周,你会发现今日A站所做的种种决定,背后的逻辑思考都有过验证。

  比如微博,2013-2014年,微博发展停滞、增速下降。之后,微博启动垂直化策略重新复苏。微博副总裁曹增辉后来反思:微博作为一个内容消费社区,它的消费形态是,少部分人贡献内容或服务,大部分人消费内容/服务和产生互动。对于这种形态来说,对内容生产者的运营,其实是最核心的部分。

  而公众号内容生态如今的“平淡”更是证明了如果利益集中在“头部明星”身上,中腰部内容无利可图,就会出现大量的内容抽离,同时新的内容又无法补给的窘境。可供用户消费的内容丰富度和多元度都不够的时候,用户觉得,这个产品不好玩儿了。

  A站如今同时抓版权OGC和PGC+UGC,为的就是避免未来的内容真空。

  至于后面的商业化步骤,现在讨论还为时尚早。文告诉‘深响’,或许A站内容生态的建设完成70%了才会去考虑商业化,预计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就有可能会尝试变现计划。除了依靠快手平台,也会采用会员付费等视频网站通用的营收模式。

  快手协同

  有了技术、产品、内容的全新动作,A站的崛起之路已经有了稳定的基调。在此基础上,快手的“锦上添花”才会显得适宜。

  单从UP主角度,快手二次元中的UP主不仅拥有快手短视频平台的导流,未来还可以进行直播带货、拥有直播打赏等变现手段。据‘深响’了解,快手快接单平台的广告资源也将提供给签约UP主。

  据快手提供的数据,目前快手上核心二次元用户超过4000万人,已有接近400个动漫IP入驻,单个动漫类作品最高播放量超过2000万。这些流量对于A站将是无比珍贵的增量用户来源渠道之一。

  今年,快手定出了要在2020年春节前冲刺3亿DAU、实现150亿新营销业务目标的决心。而A站崛起的意义正是这一宏观目标指针下的勇敢尝试。

  移动互联网流量见顶,寻找增量谈何容易,而整个内容行业也从增量规模竞争转向了存量流量价值深挖的竞争。在文看来,如果能解决更为硬核和圈层化的A站和快手的通用内容如何产生化学反应的问题,某种意义上也可以向其他垂类复制。

  快手对于A站的意义不言自明,而A站对于快手来说,则是垂直领域的重要试验田粘性更高的板块中,内容生态会更加丰富扎实,用户与收入的增长才更为可期。

  rTya-fynmzun0700720.jpg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