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所司机冒充律师私吞农民工赔偿款 目前已被追逃


?

律师事务所的司机假装成为律师,没收移民工人的赔偿

首次回顾审判现场,“无牌收购玉米案”的当事人王立军表示,他的辩护人王润生可能只说五个字,即“无意识犯罪”。

由于案件重审,王立军无罪,王润生的身份被揭穿:他是假律师,并声称他所属的山东青银律师事务所不存在。王润生未被列入山东省司法厅登记的律师。

2019年8月7日,内蒙古巴彦o尔市临河区委宣传部回应了记者。王润生今年5月伪造,涂改,出售了国家机关的官方文件,证件和印章,并对其进行了调查。

多方调查发现,王润生十多年前才是一名司机。为内蒙古的一家律师事务所提供汽车租赁服务。 2004年左右,王润生获得法律服务工作者执照,进入148协调指挥中心法律服务2(以下简称148法律服务2),并在不到3年的时间内成为该研究所的主任。此外,他还伪造了另一位律师山东青银律师事务所。

从那以后,伪造的律师王润生利用这两个身份走进了内蒙古的司法界,使用了两起身份侵权案件直至事件发生。

假律师的辩护形式

2016年4月5日,王立军的“无牌收购玉米案”在临河区法院一审举行。检察机关指称王立军无牌出售所购玉米至粮食仓库,非法经营金额为21,8288.6元。

记者获得的材料显示,王立军的辩护人王润生对检察官的指控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审判并不反对。

王立军向记者回忆说,王润生不仅没有去外地调查,也没有把它当回事。 “他从公文包里取了一本法律书籍并不断翻过来,即使案件档案没有带来。”

在辩论阶段,王润生说王立军无意中违反了刑法。他没有故意犯罪。他有一个自给自足的阴谋。购买玉米是通过正规渠道销售的。利润额很小,法院被要求轻微判刑。除此之外,他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王立军于2016年春季首次见到王润生。当时,他刚收到法庭通知,王立军直奔法院对面的“148法律服务二”。前台助理告诉王立军,非法经营罪通常被判三至五年徒刑。此时,王润生走出办公室。 “如果你要求律师辩护,你可以判处缓刑。”

王润生自称是山东青银律师事务所律师,148律师事务所二级董事,并向王立军出示了律师执照。证书显示其许可证号为,签发日期为2015年5月。

件的数据”。

王立军并不打算问律师,但王润生说服他可以“判处缓刑”。他与王润生签署了刑事辩护律师。记者获得的委托书显示,有两个签名,王立军的手印,以及山东青银律师事务所的公章。

王润生给临河区法院的致函还有清音律师事务所的公章。在右上角有“[清阴处罚号]”。

2016年4月,临河区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王立军一年徒刑,缓刑两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

王立军对结果表示满意,并没有上诉。他向记者回忆说,他对王润生表示感谢,但他认为判决不是通过辩方获得的。

王立军说,收到5000元的代理费后,王润生也继续要钱。 “首先,我要支付1万元,我说我想要一名法官,然后我必须支付10,000元。我必须管理法庭。我认为这是管理费。”

2016年12月30日,最高法院下令巴彦o尔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此案,理由是原法适用了错误的法律。不久,法院重新开庭并宣布王立军无罪。该案被选为最高法律的指导性案例和2017年促进法治的十大案例。

随着“玉米案”受到广泛关注,王润生的身份被揭穿:他声称自己属于山东青银律师事务所,山东省司法厅登记的律师中没有王润生。

王立军向记者回忆说,王润生在审判前退还了2万元的手续费。王立军还要求退还代理费。王润生拒绝说,他被车撞了,不能见面。后来,王润生没有接电话,微信删除了王立军。

2017年5月,王立军前往请愿书,司法部门和公安部门报案,称王润生假装是欺诈律师,但报告未被接受。

给律师一个曾经杀过这个人并承担全部责任的司机

在公开场合,王润生声称自己是山东青岛人,毕业于青岛大学法律系。 2001年,从山东到内蒙古,他一直从事与法律有关的工作。 2002年,他获得了律师资格。

王润生的前妻凌告诉记者,她曾见过王润生的青岛大学毕业证书。 “我不知道他的过去。他有广泛的联系网络,并与内蒙古巴彦o尔司法局有多年的友谊。”

王润生的弟弟张成(他的同父异母兄弟的兄弟)告诉记者,他的母亲是一名老师,在粮食管理办公室工作。父亲去世后,母亲将他们从山东带到了内蒙古。

记者证实,王润生到达内蒙古巴彦o尔市时是司机。为内蒙古大法阳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大法阳路)提供汽车租赁服务。

大法洋律师事务所的一位律师告诉记者,王润生通过亲戚向律师介绍了汽车租赁服务。王润生曾声称已开过大卡车。 “当时,律师事务所刚刚成立,许多律师买不起汽车。有些人有很多案件,经常经营城镇和村庄,并租车。我们都认为他绝对没有正规的法律教育。“

大法杨律师事务所的另一位律师说,王润生开车的车数为公里,回程费用比出租车便宜。 “他不了解法律,他不了解他以前的经历。他只是说他做过生意。他只是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司机,跟着我们处理案件,并且懒得学习任何事情“。律师强调,“我们可以观察它。”他绝对是一个合法的外行。“

张成告诉记者,他和母亲在临河区法院对面开了一家复印店,并为当事人写了一份投诉。 2003年左右,王润生离开大法律师事务所去复印店求助。

2004年左右,王润生获得法律服务工作者执照,进入法律服务二期148。那时,郭焱担任导演。根据公开资料,“Banayan 148协调指挥中心法律服务II”由林河区司法局直接管辖。

据公开资料显示,法律服务人员的服务范围仅限于民事和行政案件的代理事务,没有刑事机构和国防业务。自2002年起,为了成为律师,您必须首先通过国家司法考试,并获得与法官,检察官和公证人相同的法律专业资格。只要得到司法行政部门的许可,基层法律工作者就没有这种准入程序。

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王润生取代郭焱担任研究所所长。 “有时我遇到很尴尬,我们都偷偷地谈到,这种人也可以当导演。”上述大法阳律师事务所律师说。

一位审判王润生案的法官回忆说,他的山东口音很重,他的讲话也不清楚。他经常在球场上,现在正在出售它。他当场检查法律,几乎没有公布他的辩护意见。 “他的案子一般很简单,比如私人贷款等,没有复杂的。”

王润生的前妻凌告诉记者,“他(王润生)同时收到7万元的代理费。一般来说,一年的收入不是很高。我们从来没有在巴彦o尔买房子。活“。

2016年1月24日,王润生因交通事故死亡一人。记者获得的事故确认书显示,王润生开着一辆吉利品牌的小灰车。当沿着110国道行驶时,他与温前面的电动三轮车相撞,并在救援后死亡。

证书表明,事故的原因是王润生没有保持足够的安全距离,不能对前车采取紧急制动措施,也没有确保安全驾驶。他应对交通事故负责。

王润生在事故中咨询的律师说,他已经支付了死者的14万多个家庭,家属们非常满意,并为他发出了谅解书。案件移交检察院后,王润生认罪并认罪,后来没有起诉。

私下吞下党派赔偿

根据记者获得的材料,2014年5月,王润生为各方计划了虚假债务,以便离婚。

民事裁定显示,林芳和李宇于2012年结婚,林芳和新娘的价格以20万元支付给李宇。结婚五个月后,两人分开了。林芳起诉离婚后,要求退还20万元。 2013年3月,林芳撤回了离婚诉讼。

该裁决显示,2013年4月,王润生的弟弟张成向林芳提起上诉。他声称,在林芳和李煜结婚期间,林某向他借了20万元用于由夫妻共同经营的建筑服装摊位,并提供了贷款作为证据。

临河区法院首先支持张成的上诉。根据“内蒙古日报北方新报”的报道,在法庭执行期间,法院认定李宇不知道丈夫的贷款。在经过法官的反复核实后,她终于发现,为了分割婚姻财产,林芳做了虚假贷款并接受了法律文件而不是妻子。

2014年5月,案件重审。该裁决表明,在法院认定当事人说贷款是由银行转移,但通过查询双方提供的银行账户后,根本没有转账记录。

林芳告诉记者,虚拟债务关系是王润生的想法。 “当法官已经看到它时,他找到了一个监控的地方,让张成给我钱,然后把视频提供给法庭。”

重审判决表明,法院认为视频的真实性无法核实,张成和林芳对贷款的细节和时间有不同的看法。在这种情况下没有真正的贷款关系,所以张成的上诉被拒绝了。

据“新北方报”报道,此案是巴彦o尔市临河区第一起虚假诉讼案。根据有关法律法规,一旦发现虚假诉讼,法院将根据情况对犯罪者采取劝诫,罚款和拘留等措施。此外,如果当事人在虚假诉讼中进行伪造或伪造印章的虚假行为,也会对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的证言或伪造印章构成滋扰,并构成犯罪。责任。

记者获悉,临河区法院未追究任何刑事责任或处罚。 2011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通知,声称如果发现是虚假诉讼,则驳回其诉讼请求并批准其对民事诉讼的诉讼;为了骗取财产和逃避债务,它实施了虚假诉讼。构成犯罪,追究刑事责任。

王润生不仅涉嫌帮助当事人提起虚假诉讼,还涉嫌在处理其他案件时混淆当事人的赔偿。

记者调查发现,王润生涉嫌混淆党内湖北农民工吴福勋的赔偿,仍未归还23.8万元。

吴福勋向记者提供的民事调解书显示,吴福勋被任命为温州建设集团旗下齐齐铜矿项目部工作的值班监察员。 2012年12月,吴福勋在矽肺病二期被诊断为肺结核。它被确认为工伤。

调解书显示,吴福勋的残疾程度被确定为四级。 2014年10月,吴福军向乌拉特后旗调解仲裁委员会申请工伤赔偿金。仲裁委员会裁定,温州建设集团共向工资,医疗补贴和残疾福利金支付了55万多元。温州建设集团拒绝提起诉讼。

吴福军告诉记者,他的家人在外国,想要请巴彦o尔律师协助他调解此案。因此,在法庭上,他找到了王润生,并支付了1万元的代理费。

2015年7月,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温州建设集团共向吴福群支付了30万元。调解书显示,温州建设集团将于2016年9月30日前支付6万元,其余24万元将支付24个月,吴福勋每月将支付1万元,直至2018年9月30日。

吴福军告诉记者,在调解协议生效当天,王润生向他索要银行账户。三天后,他收到了第一笔5.2万元的赔偿金。从那时起他就没有收到钱。

吴福军多次敦促王润生支付赔偿金。答案是“法院正在申请执法。”之后,王润生还表示,温州建设集团再次起诉,法院不得不重新确认工伤,剩余的钱暂时没有支付。直到今年5月,吴福军发现王润生已经删除了他并停止接听电话。

,吴福军前往乌拉特后旗法院询问并了解到没有进一步的诉讼。法院出具的转移记录表明,剩余的赔偿金已记入王润生的个人账户。第二天,吴福军前往乌拉特后旗公安局报案。

乌拉德后旗公安局国际刑警大队指挥官告诉记者,7月16日,该局对王润生涉嫌诈骗提起诉讼。自临河区刑警队采取网上追捕以来,不再追求一再追求。

8月7日,巴彦o尔市林河区委宣传部也以书面形式回复了记者。王润生涉嫌诈骗,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的官方文件,证件和印章。详细调查,视情况而定。

被互联网追逐

在148法律服务II的工作人员中,王润生是第二个在网上追求的人。记者了解到,该研究所的前任主任郭焱(原名郭焱)也曾在互联网上被追捕并因欺诈被捕。

据业内人士介绍,2000年左右,临河区法院一楼有148家法律服务中心。 2006年,当五年租约到期时,办公室从法院移至道路的另一侧。

上述内幕人士表示,王润生只是第二任办公室的普通员工。记者证实,郭燕还伪造了一名律师。北京王玉梅律师事务所。

2019年8月5日,北京王玉梅律师事务所告诉记者,经过行政部门的多次核查,该院从未注册过“郭焱”或“郭焱”律师。记者在北京市司法局和内蒙古司法厅的官方网站上查询。结果显示,北京王玉梅律师事务所和呼和浩特分院没有律师郭焱(郭焱)。

郭焱还声称自己是临河区司法局的一名工作人员。 2012年5月,郭燕因涉嫌欺诈被刑事拘留。当时,包头市公安局调查机构曾写过询问郭焱的官方地位是否属实。巴彦o尔司法局回答称她没有在该局工作。

进入148法律服务II后,像郭焱一样,王润生伪造了一名假律师。山东青银律师事务所。

根据裁判的论文网络,王润生使用了11起“山东青银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案件,其中一起交通事故案件属刑事案件。

王立军无牌收购玉米案也属刑事案件。法律服务工作者与律师之间的主要区别在于他们不能代表刑事案件。据业内人士介绍,王润生每年收到十多起刑事案件。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官表示,他认为王润生伪造伪造证书的举动令人难以置信。 “他可能想用假证书在法庭上得到熟悉的面孔,然后他可以不受阻碍地代表刑事案件。”

根据裁判的论文网,2014年至2016年,王润生交替使用两个身份代理案件。一个月内,一些法官首先参与了王润生担任律师的案件,然后参与了作为法律服务工作者的案件。

款规定法院必须检查律师证书的真实性。根据对证书可靠性的认可,推定证书是真实的,就像检查身份证一样。”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张继熙解释说,如果在某些情况下交替使用两个身份,那么两个机构不能同时执行的禁令显然是违反的。这实际上不符合表格中的要求。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辩护研究中心主任朱明勇表示,虽然没有法律规定,但法院必须在提交执照,委托书和其他材料后核实律师的身份,但如果未经核实造成重大社会后果,可严重构成渎职罪。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官说,当地刑警大队已经到一些法院收集涉及王润生的案件并核实欺诈线索。接下来,法院可以进行审查。

2019年8月7日,巴彦诺尔临河区委宣传部以书面形式回复记者。巴彦诺尔司法局于2017年5月发出答复,同意取消王润生的法律服务工作证。 2019年5月10日,临河区公安局提出伪造,变造,销售,销售国家机关正式文件,证件和印章的案件,并于2019年5月14日开始在网上追查。

根据临河区委宣传部的书面答复,王润生持有“山东青银律师事务所”律师执照和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执业执照。临河区司法局责令他按照有关规定去市司法局处罚。为了避免受到惩罚,王润生委托快递公司和其他人担任基层单位。法律服务从业人员执照和第二法律服务办公室的公章被退回区司法局。之后,地区司法局安排工作人员到第二个法律服务办公室进行现场检查,建筑物空无一人。

由于王润生事件发生后未见,无法与他取得联系,临河区司法局没有没收违法所得和罚款,只申请取消其法律服务工作人员的执照。

王润生的前妻凌告诉记者,她目前正在为王润生承担巨额信用卡债务。自王立军案以来,王润生经常睡不着安眠药,然后消失了,他的下落不明。

凌先生说,最新的联系方式,王润生说,他正在江西做“西部大开发”项目。 “听听他的描述,我总觉得我参与了金字塔计划。” (记者王玉谦实习生冯惠珍)

(林芳,李宇,凌某都是假名)

关福华(实习生),肖金波)